当前位置:

中共湖北省委关于深入开展向沈因洛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

2016-06-14  来源:长江水利水电开发总公司

沈因洛,男,汉族,1920年12月生,1938年4月参加革命工作,1938年5月入党,历任武汉钢铁公司副经理、经理、党委第一书记,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兼任省委组织部部长,省委副书记,省顾委副主任,省政协主席,1995年8月离休,2016年2月20日因病逝世。

沈因洛同志几十年如一日,坚守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他始终把党和群众的利益放在个人利益前面,忠于党的事业,全心全意为群众谋利益,艰苦创业、廉洁奉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青年时期,他怀着救国救民的崇高理想,弃医从戎,义无反顾踏上抗日救亡的战场,为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和新中国的成立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担任武钢主要领导近20年,他爱厂如家、以身作则、排除万难、注重创新,影响并带领武钢人两次创业,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困难,让武钢一步一步走向辉煌。担任省委领导期间,他顾大局,讲团结,积极解放思想,深入基层调研和检查指导工作,为我省改革开放事业呕心沥血、日夜操劳。担任六届省政协主席期间,他坚定拥护和认真贯彻执行省委重大决策部署,团结带领政协一班人和政协委员紧紧围绕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等重大问题,认真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职能,推动了全省人民政协事业不断向前发展,为全省改革开放和各项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离休后,他始终对党和国家的事业忠贞不渝,坚决拥护中央、省委的决定,理解支持在职同志的工作。他时刻关注国家和湖北的改革发展,勤于学习思考,深入调查研究,善于建言献策,先后在从严治党、“三农”问题、企业改制等方面提出很多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直到生命最后一刻还惦记着湖北发展。他始终坚定共产主义信仰,离休不离党,坚持带头发挥党员的模范作用,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传承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积极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增添正能量。他对群众满怀深情,关心人民疾苦,坚持每年将一个月的离休费捐助给困难群众,2015年还将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慰问金转赠革命老区红安县的两个贫困烈属,先后向慈善总会、残联、老促会、希望工程和春蕾行动捐款14万多元。他对自己和家人始终严格要求,从不为自己和亲属谋取私利,真正做到了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他兑现33年前将遗体捐献给国家医学事业的承诺,“活着不争利,死后不占地”,保持红色基因,贯彻绿色理念,让生命散发出人生最后一道光芒。沈因洛同志的模范事迹和崇高精神生动诠释了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为全省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谋事、创业、做人树立了一面光辉的旗帜。

沈因洛同志是我省共产党员的杰出代表,是我省领导干部的时代楷模,是我省离退休老同志的优秀典范。他的先进事迹经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为充分发挥先进模范的示范带动作用,进一步激励和动员全省广大党员干部,为营造湖北发展的强大气场,共同谱写湖北发展的“长江大合唱”,省委决定,在全省广大党员干部中深入开展向沈因洛同志学习活动。

学习沈因洛同志,就是要学习他坚定信念、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学习他鞠躬尽瘁、不懈奋斗的崇高境界,奋发有为、干事创业,用一流的工作业绩回报党和人民的重托;学习他牢记宗旨、一心为民的公仆情怀,一心想着群众、一切为了群众,全心全意为群众谋利益;学习他至善至正、严于律己的高尚风范,责在人先、利居众后,自觉践行共产党人的人生价值和精神追求。

全省各级党组织要认真组织党员干部开展向沈因洛同志学习活动,切实加强领导,精心组织安排。要充分利用电视、广播、报刊、网络等宣传阵地,采取中心组学习、组织生活会、主题党日、座谈会、读书演讲等方式,开展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学习宣传活动,迅速掀起学习热潮。要把开展向沈因洛同志学习活动同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结合起来,同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和纪念建党95周年活动结合起来,引导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自觉加强党性修养,进一步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自觉践行“三严三实”,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做“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和“清廉为官、事业有为”的干部,为湖北在中部地区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建成支点、走在前列”而努力奋斗。

 

 

共产党人一杆旗

 

没有花圈,没有哀乐,没开追悼会。

去世3小时后,他的遗体被移交红十字会。

一如他生前所愿,亲人们让他走得简朴、安静、自然。

几天后,位于石门峰的武汉市遗体捐献者纪念碑上,刻上了第1304个名字:沈因洛。

没有照片、没有生平、没有墓地,邮票见方的三个小字,是一位96岁老党员、老八路、正省级老领导留下的最后“痕迹”。

然而,自220日沈因洛去世至今,人们念及他时,依旧十分难过、不舍、感慨万千——“他是真正的共产党人!”“他是信仰坚定的革命者!”“他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他是我们身边的榜样,我一辈子最敬佩的人!”“他是父辈们挂在嘴边的好干部!”“百姓全都说他好,那是真的好!”“好领导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不写回忆录,不接受个人专访,是沈因洛生前的原则。

听说记者追访沈因洛事迹,他的老同事、老部下们,即使拄着拐杖、冒着大雨,也要来说说他的故事;更多的“忘年交”们谈起他,禁不住热泪盈眶。

踏访寻迹、聆听、记录,随着采访的深入,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形象,越来越具体、生动、厚重。热烫烫的正能量,在记者、在所有采访对象的心中喷涌、流淌。

沈因洛虽然远走,但他留下的精神遗产,像阳光、空气,温暖、滋养着敬重他、挚爱他的人们;他的精神、品格、风范,如一杆旗帜,感召、激励更多的后来者。

“去世前一天,还让我给他念中央一号文件”

——心怀信仰,一辈子爱党信党赤子般忠诚

192012月,沈因洛出生于江苏省吴县(现苏州市吴中区)农村。他出生后不久,母亲去世。1937年,华东沦陷,他毅然弃医从戎,和十几个进步青年一起,跋涉数月,途经武汉,于次年抵达延安,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他才知道,因为投身革命,父亲惨遭侵华日军杀害。

抗战时期,沈因洛跟随部队打击日寇,曾参加著名的“百团大战”;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中原突围;在枪林弹雨中为革命出生入死。

2015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活动中,他为本报读者讲述抗战故事时说:“每参加一次战斗,每记录一笔伤亡,都激起我对侵略者的仇恨!”“心怀信仰,对党赤子般忠诚——那一代经过战火考验、提着脑袋干革命的共产党人,都有这样的特质。”沈因洛曾经的部下、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谢允坚这样评价。

和平建设与改革开放时代,他本色不改。

1961年初,时任41军政治部副主任的沈因洛,接到中央调他赴武钢工作的命令。那时恰逢三年自然灾害,苏联援建项目终止,专家撤走,武钢处于异常艰难的发展阶段。“一接到通知,他春节也不过了,卷上行李就走,把我和孩子留在了广东。”沈因洛的夫人曹俊敏说。

身着布衣,肩挎黄布军用包,骑着自行车,沈因洛不知疲倦地在一个个车间转,有时一连几个月,和一线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

那时,钢产量是中国工业化的“第一标志”,武钢人视之为“命根子”。时任长江日报驻武钢记者章重回忆,1969年,为完成中央下达的炼钢任务,沈因洛两次累倒在平炉旁。1971年,运送钢渣的小火车发生脱轨,800多摄氏度的钢渣倾倒在地上,沈因洛顶着热浪冲到最前线,指挥抢险,很快恢复铁路畅通。

1972年到1981年,他顶住外界“唱衰”的声音,带领武钢干部职工完成一米七轧机建设和投产的历史重任,改变了我国钢材品种结构,也让武钢发展站上了新的平台。

从副经理到经理、党委第一书记,沈因洛带领干部职工排除万难,百折不挠,炉子不熄火,轧钢不停机,武钢由此跨入人们引以为豪的“黄金时代”。

1982年至1993年,沈因洛先后在省委、省顾委担任重要领导,也曾任省政协第六届委员会主席、党组书记。其间,他每年三分之一的时间下乡调研。

谢允坚说,“作为副手,当我知道他是新任省委组织部部长时,他已经下乡调研了。”

多名政协老干部反映,他当主席的5年,为我省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制度化、规范化打下了坚实基础,党内外人士高度认可。

19958月,沈因洛离休。省政协第八届委员会副主席蒙美路说,“沈老坚持参加离退休党支部活动,每月的党费都按时交、多交。

2014年后,他走不动了,就让秘书推着轮椅参加学习。支部会议上,他总是积极拥护党的决定。对社会不良现象,他告诉大家看问题要看本质,看现象要看主流,要对党中央、对省委充满信心!”

省委组织召开的形势报告会和其他重要活动,沈因洛都积极参加。他说,“参加省委组织的活动,是服从组织安排,是讲政治规矩。”

“近几年,我省大的战略方针,如‘建成支点、走在前列’、‘五个湖北’建设等,他总是率先站出来给予支持、建言献策。”沈因洛最后一任秘书陈明介绍,他生前一直保持老习惯,每天收看《新闻联播》、阅读《湖北日报》,第一时间自费购买学习资料。“十二大到十八大,每一届党代会的内容,他都清清楚楚。沈老90岁后,还可以标点不差地背诵党章,大段大段流利地复述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

“他常跟我讲,习总书记是我们党和国家的领导核心。前些年,少数人败坏党风党纪,习近平同志和党中央一抓,相信用不了多久,党和国家打掉‘老虎’、拍掉‘苍蝇’,就更有希望了!党和国家有希望了,我们老同志也就放心了。”

陈明回忆说,“今年初沈老病重,呼吸都很困难,还趴在病床上记学习笔记。去世的前一天,视力已严重衰退的他,还让我给他念新的中央一号文件。”

“这样贴心暖心的领导,和咱们‘打断骨头连着筋’,难舍啊!”

——亲民爱民,百姓情怀阳光般炽热

“沈经理,老伙计们盼你多来啊!”每次到武钢,沈因洛的司机吉胜总能听到这热烫烫的话语。

离休后,沈因洛仍然十分关心武钢的发展,每年要去调研两次。“每次去武钢,老职工都是小跑着赶过来,和沈老握手聊天,那种亲热劲儿,就像久别重逢的亲人、朋友。”吉胜回忆。“为什么大伙跟他感情这么深?因为他跟群众感情深,把职工的事儿看得特别重!”武钢原副经理胡锡三说。

初到武钢,沈因洛听说职工上下班全靠挤一列闷罐列车,没有站台,车子一到站,上万人“上扒下跳”,经常出事故。“工人这样受罪,我心里难过!”一连五六天,沈因洛也“上扒下跳”,在闷罐车上和职工商量解决方案。半个月后,几个简易站台建成,还装上了雨篷和电灯。职工们欢欣鼓舞,沈因洛却又悄悄北上进京,多方请示联系,很快将闷罐车改成了客运车。

有职工反映:从白玉山农场到厂前上班,路程远,道路坑坑洼洼,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赶路,天气不好还容易出事故。沈因洛实地调研后,提议修建白玉山到厂前的水泥路。今天,武钢人仍亲切地称这条路为“沈因洛路”。

蒋家墩职工生活区水压很低,居民只能到一楼接水,夏天洗澡甚至要打开消防栓取水。沈因洛到街坊走访,一家一家看。随后,水厂进行改扩建,自来水终于上楼了。“炼钢工人很苦很累,很不容易啊!我们当领导的,要多替他们办事,尽量让他们生活舒坦些,否则,良心不安、问心有愧啊!”沈因洛多次告诫公司各级干部。

久而久之,工人们把沈因洛当成贴心人,有苦水都愿意向他倒。一次,均热炉的工人反映:从炉底上下一趟不容易,班组没有钟表,大家掌握不准时间。去食堂早了,没开饭,去晚了,没饭吃。次日,沈因洛自己掏钱,给工人们买了一只马蹄表。“来,尹士,我给你添饭!”40多年了,武钢党校副教授陈尹士还记得这声轻唤。那年,还是普通青工的他,和沈因洛等一批武钢人员在北京开会。午餐时,大家挤在一张大圆桌旁吃饭,陈尹士坐在墙角,沈因洛坐对面。“我正准备起身添饭,沈经理站起来,很自然地伸手接碗。”

得知记者前来采访,77岁的陈尹士一定要带着我们,看一看老站台旧址,走一走“沈因洛路”。“职工上下班碰到他,说起家庭困难,他会掏出刚领的工资,分一些给工人;一名职工提到妻子产后身体虚弱,他拎着两只老母鸡前去探望。”陈尹士说,“得知沈老去世,我一夜未眠,泪也流了一晚上。这样贴心、暖心的领导,和咱们‘打断骨头连着筋’,难舍啊!”

沈因洛对普通群众,尤其是老区、贫困地区的孩子,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1982年,我还在麻城农村,高考落榜后,试着给当时分管教育的沈书记写信,10多天后竟然收到他的亲笔信,写满了鼓励的话语。”省委政法委副巡视员、宣传处处长郭睿回忆。后来,他牢记教诲,发奋用功,终于考上武汉大学,毕业后到共青团湖北省委工作。“沈老得知,十分欣慰,特意邀请我到家中做客,高兴地与我亲切交流,教导我身为年轻党员干部,要注意加强学习、提高水平、增强能力、勤政廉洁。对一个山里的穷娃子来说,这是多么大的激励,让我牢记终生!自此,我们成了‘忘年交’。”

许大卉,武汉生物工程学院08级机电工程系学生,由于家境贫寒,她不得不带着生病的父亲上学,课余打工维持学业。2011年,她的故事被多家媒体报道。“那年,沈爷爷到学院调研,特意来看望我,嘘寒问暖,像一位慈祥的爷爷安慰受委屈的孩子。”许大卉说,“谈到曾经的艰辛,我哭了,沈爷爷也流泪了!”

“为了核实报纸上一个数据,93岁的他专程到省农业厅调研”

——求真务实,工作作风像秤砣一样扎实

95日,早上640分,到蔬菜批发、零售市场参观,发现批零差价在50%100%。白菜批发0.20/斤,零售为0.40/斤;辣子批发0.80/斤,零售经分类后1.6/斤;茄子零售价1.50/斤。外来蔬菜从河南来。”

这是离休后的沈因洛1996年工作笔记的一段记载。像这样的笔记,他记了22大本。

求真、务实,不来虚的,不搞花架子,是沈因洛一以贯之的作风。

初到武钢,为尽快摸熟、吃透厂情,沈因洛与时间赛跑。时任办公室文员的王国连形容沈因洛作风“像秤砣一样扎实”:天不亮就到办公室处理公务,事情一忙完,就骑着自行车,一个本子一支笔,一个一个车间地跑。

武钢冶金渣公司原工程师周晓介绍,“沈经理精打细算、节约增效是出了名的。他号召大家节约用电,不是嘴巴喊,是身体力行。每天下班后,他挨个楼栋巡查,没关的灯,他一一关掉。时间一久,全厂养成了自觉关灯的习惯。”

有一次,他到炼铁厂劳动,休息时喝汽水,不小心将瓶口碰破了。他马上向财务科照价赔偿两毛钱。后来,那张他忘记带走的收条,在增产节约活动中展出,让职工们深受教育。

一天,记者章重搭武钢通勤车去采访,一上车,就看到了斜跨黄色军用包、手扶横杠站立的沈因洛。“您怎么坐这个车上班?”因红钢城离厂区远,公司领导上下班有专车,章重很疑惑。“乘这个车也很方便啊!”沈因洛笑着说。后来,章重才知道,沈因洛上下班常坐通勤车,说可以多听些工人的议论,了解不少真实情况。

章重回忆,沈因洛调到省委组织部工作后,一一走访了所有处长的家,这是组织部以前从未有过的事。许多处长的家庭情况、性格特点、优点缺点等等,沈因洛的笔记中都有详细记载。

谈及沈因洛的工作作风,曾经分管全省农业工作的省老领导王生铁体会很深。“上世纪90年代末,农场管理权一度全部收到省里,随后暴露了一些问题,农场的场长、属地的领导和普通群众都非常着急。”王生铁说,当时,他在电话中和沈因洛交流意见,沈因洛说,“你不急,我下去调研,给省委、省政府反映真实的情况。”

“随后,80多岁的沈老跑遍了全省所有省属国营农场。这一年,我们在外跑了120多天。”司机吉胜说,“调研中,有些领导赶来作陪,沈老总是劝他们,你们工作忙,就不要陪了。有些领导很‘执着’,站在我们车前不走。沈老说,你们不走我就走,当地领导只有作罢。”

王生铁说,“调研回来后,沈老给省委、省政府写了报告。省领导认真研究之后,把农场管理权重新下放,农垦系统的干部职工非常高兴。实践证明,他报告中提出的建议是正确的。”

“沈老看报特别仔细。凡报纸上密集报道的地方,他总要想办法亲眼看看。武汉汉口北、市民之家、首义广场、武汉国博、省图新馆,地铁二号线……发现跟报道不符的地方,也总要追问原因。”

2013年,他93岁了,为了核实报纸上沼气利用的一个数据,还专程去省农业厅调研。”秘书陈明说。

在武钢官微“幸福武钢”留言板上,网民“风驰电掣”回忆,沈因洛在任期间常到食堂突击检查,最爱去的地方,就是食堂后面的猪圈,猪养得好,他就表扬,说“饭菜里面出钢铁!”

武汉生物工程学院理事长余毅说,“沈老多次到学院调研,看师生食堂,总是直奔后厨;看学生住宿环境,总去最偏僻的宿舍;看教学楼,只看卫生间,他说厕所卫生是一面镜子,最难做的地方都做好了,其他就容易了。”

“你们靠自己的本事吃饭,不要指望在我这里沾任何光”

——律己严苛,若清泉一尘不染

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无论在职还是离休,沈因洛始终清廉如水;在公与私的问题上,他坚守原则,泾渭分明,一寸不让。

1984年秋,担任省委副书记的沈因洛到天门调研,有企业送他一产品——一束塑料花。他当即拒绝,“生产一束花,企业耗费人工、原材料,我平白带走,这是不对的。”

出访归来,外方赠送的电子计算器、照相机、手表,他一一上交;接待战友吃饭,他如数自费;外出调研,从一瓶咸菜、一双拖鞋,到或多或少的慰问金、感谢费,他不仅坚决不拿,还严肃批评送礼者。

年终,常有单位领导请吃年饭,他总是委婉拒绝,“实在要请我吃也可以,我自己付钱,司机、秘书加上我一共要交多少?”对方只得打退堂鼓。

“他的无私、廉洁,武钢人看在眼里,敬在心上,这也是武钢人爱戴老经理的原因。”武钢原后勤管理处处长郁汉康感佩地回忆,“当年,沈经理的工资级别按照部队标准计算,每月280多元,到企业的第一个月,他就主动找到财务处,要求按地方人员标准核算工资,降到186元。”

当年,武钢十万职工,大小干部岗位成百上千,当问到“沈因洛在武钢工作的女儿、女婿得到什么照顾”时,接受采访的老同志异口同声回答:“根本没有!”

1982年,沈因洛从武钢调任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省委第一书记)兼组织部长。本来,家属可随调省直单位,可他坚决不同意。“不调也就算了,他还动员我提前退休。”当时在武钢教育处工作的曹俊敏回忆,“老沈的理由是,他当了组织部长,单位肯定会有意无意照顾、优待我,退了,就没这种可能了。”

沈因洛是铁石心肠吗?不!挚爱百姓的他,也深爱家人、儿女,期望后辈成龙成凤。但是,当为此要动用手中的权力时,沈因洛决不迁就。

在沈因洛的日记中,我们感受到他对孩子们的疼爱——外孙女燕燕从小到大,每一次发烧生病,体温多少,病状如何,都有详细数据记录。可这个沈因洛眼中的“小可爱、小宝贝”,却远赴苏州自谋职业。

有人问燕燕:“你爷爷在湖北当大领导,为何大老远到江苏打拼?”

回答这样的询问,燕燕就想起爷爷那句教诲:“你们靠自己的本事吃饭,不要指望在我这里沾任何光。”

“别说找工作,公车也别想坐一次!”一天深夜,她乘飞机回武汉,试着央求爷爷派车去接机。沈因洛沉默半晌,轻声对她说:“你还是搭出租车回来吧,车是公家配给爷爷工作用的,不是咱家私车。”

“公是公,私是私,沈老一家都分得很清楚。”给沈因洛开车15年的吉胜说,沈家人没有因为私事坐过他开的车,即便是沈老在同济医院住院,女儿女婿到汉口陪护送饭,也是换乘两趟公交车、耗时1个多小时赶去。

严以修身,严以律己,廉洁齐家。沈因洛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严格要求自己,严格要求家属和身边工作人员。

1988年,他上任省政协主席前,一位亲戚正托人准备调入省政协工作。他得知后不仅没“顺水推舟”,还批评帮忙者,并“搅黄”了这桩“好事”。

沈因洛给每任秘书都“约法三章”:善于学习;严格守时;最重要的是不能搞歪门邪道,绝不允许以任何方式插手工程建设和人事安排。

追忆父亲,小女儿沈海鹰说:“父亲身居要职多年,从不以权谋私。我们深爱着爸爸,敬佩爸爸的清正廉洁、公私分明。”

沈因洛去世后,曹俊敏跟组织上说:“老沈走了,我们也不需要车,请把车收了吧!”

省委书记李鸿忠、省长王国生上门慰问时,问及曹俊敏老人对组织有什么要求,她诚恳地说,“老沈一辈子没向组织提要求,我们也没有。”

“我老了,为国家做不了什么贡献,只能尽这点微薄之力了”

——奉献所有,无私精神感动世人

20074289时许,省红十字会,走进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老人要求领取《遗体捐献申请登记表》。

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他一笔一划地填写好所有内容,并戴上老花镜,一字一句地仔细核对,用了一个多小时。

当时,除了陪同的秘书杜兴福,无人知道沈因洛的身份。

这是沈因洛兑现承诺的第一步。1983816日,《人民日报》发表《把遗体交给医学界利用的倡议》,倡议人中就有沈因洛。

按照程序,捐献遗体既需本人自愿,也要近亲属签名同意。他将登记表复印后,一个一个动员亲属。

恩爱一生的老两口,为此起了争执;孝顺父亲的女儿,接受不了……但是,任何劝阻,也动摇不了沈因洛的决心。

他拿出那张发黄的《人民日报》,指着自己的名字说,“我是一个共产党员,要信守诺言,说到做到!”

他以理相劝,“活着不争利,死后不占地”、“遗体捐献,是以无用之躯,尽最后有用之力,让更多的生者找到希望,让更多的医学难题得到破解,让生命散发出最后一道光芒!”全家人拗不过,只得签名同意。

201512月底,沈因洛病重住院。病床前,他一边宽慰老伴,一边郑重其事地重申心愿:捐献遗体,丧事从简。

今年220日,沈因洛午休时突发心脏衰竭、呼吸衰竭离世。悲痛中,家人完成了他的遗愿——捐献遗体。

当载着遗体的红十字会灵车远去,家人们止不住泪如雨下。“老沈啊!一路走好!”“爸爸 ,我会想你的!”……

“沈老是我省第一位捐献遗体的省级领导干部。”满怀崇敬,武汉市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工作中心主任骆钢强到沈家慰问。

走进沈家,只见空空荡荡的客厅里,最值钱的是一台旧电视机;餐桌上,还有一个普通人家早已不用的菜罩;走进卧室,一排老旧木柜木箱、床上花布铺盖……这些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物什,让骆钢强恍若时光倒流。

书房里,大女儿沈百舸正在整理父亲生前的衣物:一件样式老旧的黑色皮夹克,沈因洛穿了快40年;一条宽大的裤子,腰身的橡皮筋已经松垮……

家人在整理沈因洛遗物时,整理出106张捐款收据,其中不少以老伴曹俊敏名义捐助。

家人们回忆,早年在部队时,得知当地要办化工厂,沈因洛马上捐出两个月工资,还鼓励妻子捐。

离休后,沈因洛订下规矩,每年拿出一个月工资,分别捐给省慈善总会、残联、老促会、“希望工程”和“春蕾行动”。一旦发生地震、洪涝等灾害,他也总要另外捐钱捐物。

去年9月,沈因洛获得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和5000元慰问金。他当即决定,将慰问金捐给黄冈革命老区困难群众。

扶危济贫,沈因洛慷慨大方,仅离休后的捐款就有14万多元;对自己,他却很“抠门”。

在武钢工作21年,工作人员多次要给他更换办公室,都被他拒绝。“他的办公家具又破又旧,夏天那么热,连个吊扇都不让装。他总说办公室比锅炉前凉快多了。”王国连至今记得,“沈经理常讲,领导一‘大方’,风气就变坏,钱要用在公司发展上,用在解决职工困难上,不能用在享受上。”

刚调到省委组织部时,沈因洛家还在武钢。组织上安排他住招待所,没两天他就搬到办公室住,说“住招待所花钱、太浪费”。

一双穿了多年的布鞋磨出了洞,陈明建议他买双价格高一点的穿着舒服些,可他挑的是最便宜的。

一件蓝色棉袄,他一穿10多年,袖口、领口都磨破了,临终前的上午还穿在身上。

陈明家的衣柜里,收藏着一件沈因洛生前穿的深蓝色外套。这件外套,有个难忘的故事。

今年春节前,沈因洛刚从同济医院出院,省领导要来看望。得知消息,他翻箱倒柜找衣服,想找件“体面”的衣服。

“这件衣服稍好一点,我给他做主,挑了这件。”陈明说,“当时,衣服的袖口、领口有点脏,来不及洗了,我就用旧牙刷把脏的地方刷干净,放在暖气片上烘干,他第二天就穿这件衣服接待省领导慰问。”

“沈老去世后,我就跟沈家人要了这件衣服。其实,沈老身材高大,衣服宽大,我是穿不了的,就是跟着他工作多年,敬重他,留件他的衣服在身边,是个念想……”说着说着,陈明哭了。

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沈因洛把一切——青春、热血、生命和遗体,都奉献给了党和人民。

在他的人生历程中,我们探寻光辉的轨迹:

早年参加革命,对群众的疾苦感同身受;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延安陕北公学、抗日军政大学学习,亲耳聆听毛泽东、周恩来的教导;穿越战火硝烟,他在党的培养下一步步成长……

从他的朴实笔记中,我们寻找奉献的答案:

“在延安时期,老区人民用麦麸、黑豆养育了我们,现在生活好了,不能忘了老区人民!”

“我作为战争的幸存者,能从一个普通青年成长为领导干部,得恩于党和人民。我老了,为国家做不了什么贡献,只能尽这点微薄之力了!”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正如他在多本日记扉页摘录的诗句,沈因洛就是一支蜡炬、一根火把,为党和人民的事业燃烧至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