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纪检监察

常跟自己“过过招”

来源:长江水利水电开发总公司   时间:2018-08-17

一位退休的领导干部曾深有感触地说,为党工作几十年,经历过重重诱惑的考验,也曾在别人眼中的“油水”岗位上待过,之所以能安享晚年,靠的是常跟自己“过过招”。在一次次“左手”与“右手”的掰腕较量、正义与邪念的对峙交锋中,他做到了“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

柳青曾说,没有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没有岔道的。有些岔道口,譬如政治上的岔道口、事业上的岔道口、个人生活上的岔道口,你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关键时刻,自己跟自己“过过招”,较量一番,做一个人生路上的“扳道工”。危急关头,校正方向,是定力,也是智慧。

“过招”虽无皮肉之苦,但一个人彻悟的程度,恰等于他所受历练的程度。明代曹鼐在任泰和典吏时,押解一名绝色女贼,因来不及赶回县衙,共宿荒山野庙。夜间女贼为了逃生,频频暗送秋波。曹鼐刚开始心猿意马,情急之下,在纸上写下“曹鼐不可”四字贴在墙上,作为对自己的警戒。一夜之间,写了撕,撕了再写,如此反复,直到天亮。曹鼐在这撕与写的抗争中,终于抵制住了诱惑,战胜了自我。在是与非、正与邪的较量中,见证了曹鼐思想斗争之苦、行为韧性之坚。

一个人自律与否,最大的诱惑是自己,最难战胜的敌人也是自己。细数近几年查处的贪腐官员,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工作之初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也不乏业务能手、改革猛将。由“政坛明星”跌入深渊不能自拔,再沦为阶下囚的轨迹,根源就在于迷失了自我。正如落马官员所忏悔的“主观上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这恐怕还是致命的”“三观的蜕变,自己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的变化,成了我犯罪的根源”。假若有常跟自己“过过招”的较量,或许他们会有另一番人生景象。

法国作家罗曼·罗兰在《约翰·克利斯朵夫》中这样说:“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当年,面对老乡送来的“红包”,杨业功说:“拿了红包,我的腰杆就不硬了,你见过哪个贪官能打胜仗?”正是他敢把“携礼莫入”贴在自家门楣上,把点滴欲望挡在门外,才成为中国军人中一面不倒的旗帜。

习近平总书记说,面对公和私、义和利、是和非、正和邪、苦和乐的矛盾,选择前者还是后者,靠的是觉悟,检验的是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忠诚之力能撼天动地,对党愈忠诚,其心力愈大。力胜者方可去私欲、举大器。这个力,对于新时代的每一位党员领导干部来说,就是坚守初心,坚持斗争;就是在人生的长河里,做最好的自己!

“假如人能够遏制住自己的种种欲望,过着无求的生活,那么,他才算主宰了自己的生活,掌握了自己的命运。”有记者在采访廖俊波时写道。曾经有一阵子,廖俊波的身子里有两个声音在吵架。一个说“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一个说“去给别人干点事吧”。几番较量,后一个声音的分贝更大,也更有力。正是在跟自己“过招”中,听从了信仰的召唤,廖俊波在人生路上笃定前行。

我们在工作、生活中,倘若感觉精疲力竭时,不妨想想是不是自己的行为已经触碰到某些底线,这时,赶紧给自己敲响警钟,补“钙”壮骨,跟黑暗中的另一个“自己”较量一番。如此勤习内功,才不至于陷入看似“一念间”的境地,难以自救。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2018年6月19日第08版)